<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當前位置: 寶書網>歷史軍事 >媚殺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罌粟曾經問他,當年暮春時節,站楚家內院中那七個女孩子,何以他后挑中偏偏是她。

她問這話時候年紀尚小,蹲他跟前,幾根手指扒他膝上,自下而上仰望著他。眼中已經沒了初來楚家時膽怯,而是帶著小小乖巧和親近,又分外烏黑濕潤,讓人看了便覺得活潑潑地討喜嬌憨。

他未告訴過她,那一日她得以留下來,也是因這樣一個眼神。

帶著一點機敏,又有點嬌憨,重要是,其他女孩都低眉垂眼,偶有因好奇抬起眼皮瞧過來,也很就戰兢得低下頭去,唯獨她一個,管眼底存著一絲小心翼翼,卻從見到他開始就一直瞧著他,并且是這么直視著看過來,看得坦坦蕩蕩,看得光明正大。

那時楚行單手支頤跟她對視,有些好笑地想,把這么個小丫頭拎身邊,生活一定不會再像往日一樣乏味下去。

那天他只打量她一眼,無需問話,就已經能將罌粟脾氣摸個七八。這個孩子耐性不大,甚至也許脾氣還挺差,但頭腦很靈光,膽子不小,指不定以后會忍不住耍點兒小聰明,甚至還會陽奉陰違,暗度陳倉。

他帶她出入各種場合,不過短短一月,道上人已將罌粟這個名字傳遍。又過幾日,路明同他匯報完公務后順嘴多說了一句,說前天他壽辰宴,送上來禮物跟往年別有不同,許多人改送了適合女孩子佩戴珠寶之類飾物,甚至還有人送了個拿成塊緬甸玉雕,小半人高,跟罌粟眉眼甚肖似玉人來。

楚行聽這話時,抬眼看了看書房外花廊上罌粟。她腕上那只翡翠玉鐲已經滑到小臂上,卻只踮起腳尖,專心逗著籠子里那只養黑尾蠟嘴,渾然沒有自己已成為道上人恭維對象自覺。

后來他不動聲色地觀察她,發現罌粟這些不自覺,不過是因為她從未將那些人意過而已。

那時候她心思還和眼神一樣清澈透底,好猜得很。每天都很喜歡歪頭瞧他,同他說話時會眼中帶笑,偶爾肆意妄為,也都是目明確,不過僅僅是因為想要親密地粘著他而已。

他一向習慣孑然一人,然而罌粟來了楚家之后,他又覺得,身邊多這樣一個人感覺也不錯。

甚至都可以稱得上是隱隱愉悅。當你清楚地知曉有一個人不把其他任何人放眼里,滿心滿眼中只有你一個,你可以輕松支配她所有喜怒哀樂時,那種獨占滋味,比想象中還要美妙許多。

他把她拎身邊,照著好標版,請了好老師,仔細認真地教她。又放任她指揮著人書房外花廊上筑起一個秋千架,甚至默許她他聽離枝匯報時候將他拖出去,只為方便她騎他肩膀上,去摘高處那枝海棠花。諸如此類種種,或出格或荒唐,凡罌粟提出,他幾乎從未不應允她。

他樂意看她神采飛揚驕傲模樣,因而不意她被慣得無法無天,一心想讓她嬌矜美麗地長大。管是楚家,他心底給她規劃中,卻沒有讓她插手黑道這一事項。楚家那些血腥殘忍東西,到達罌粟眼底之前,都被他輕描淡寫拂去。他教她知書識禮,他希望她能像個正常世家女孩子,能夠他給她撐開蔭蔽下,心安理得地獲一世安穩。

罌粟卻不肯照辦。他叫她讀經史,她卻單單喜歡韓非子;他叫她看外國史,她又不知從哪里弄來了一本君主論。那些內容理性冷靜,專司復雜算計勾心斗角書,罌粟倒背如流。而諸如論語史記之類,每每都是他強押著她,她才不情不愿地哼哼唧唧背下去。

然而有時即便是強押,罌粟也會絞腦汁逃避。常用手法就是趁著他心情好時候蹭過來,他面前慢慢半蹲下去,兩只手怯怯扒住他膝頭,仰臉望著他時候,眼睛里滿滿都是無聲懇求。

碰上她這樣神態動作,楚行再是存了心要給她教訓看,也忍不住要心軟。

他長她十一年,早已是情緒沉淀內斂,心腸涼薄堅硬歲月。自執掌楚家,是規矩方圓,賞罰分明。習慣中已經沒有失控一詞,然而后來他再回想,那些面對罌粟討巧求饒時候,幾乎每一次結局都是他她眼神底下莫名心軟,將她抱到腿上,撫著她頭發,反過來哄著她。

次數一多時間一久,以至于有次商逸前來,見到他們相處模式,臨走時似笑非笑同他說了一句:“現看著,倒像是你養那個小丫頭騎到了你頭上一樣?!?/p>

商逸不止一次說過他太嬌慣罌粟,他每次都不以為意,自認對她不過是一點額外縱容,遠遠還沒達到過了火候程度。直到這一次商逸改了說法,讓他終于愣怔之后,微微震動。

他花了幾天時間著意打量罌粟,才發覺她早已漸漸長大,卻并未成為他所設想那個樣子。

他一直認為她不過是有些肆意任性而已,然而那幾日才了解到,罌粟背著他時候,行動作為間早已是遠超出他預料狠辣涼薄。

他從未授予過她任何權力,只一次離枝時候,賴他膝邊罌粟突然開口,索要那次本該離枝負責地牢審訊。他直覺便是皺眉不允,然而被罌粟抱住手臂眼巴巴地晃了兩晃,仍是忍不住心軟。那天罌粟歡而去,等過了兩日她將審訊記錄交了上來。那場審訊本就不算件重要事,他又正忙,只來得及掃眼結果,隨口問了兩句就擱置一邊。幾天后他突然想及此事,叫來路明問了兩句,才知道罌粟當日審訊有多狠辣暴力。

那天由她主持審訊,比路明平日主持還要簡單而血腥。罌粟只冷眼看著桌前二人申辯抗爭了十幾分鐘后就不耐煩,隨手將旁邊一套金邊骨瓷茶具推到地上。等審訊室歸于沉寂,才開口:“你們兩個打一架,身體任何部位不限。誰先被打死,誰就是主犯。如果不肯動手,就等于自動默認誤殺了人。按楚家家規處置?,F,開始?!?/p>

到了后來,果然其中一人就被活生生打到七竅流血而死。

他聽路明說完,又將罌粟曾經提交上來審訊記錄找出來,上面卻對這些過程只字未提。當即把罌粟叫來書房,未料等被質責完,罌粟只沉默了一下,就不以為然地回道:“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p>

他被她這句話頂撞得簡直有些不可置信。那一瞬間驚怒,幾乎要將手邊鎮紙甩出去:“你再給我說一遍試試”

他對她鮮有這樣疾言厲色時候,罌粟偷眼打量他,咬著唇,終仍是倔強道:“我有什么不敢說楚家養這些殺手,哪個每天過不是提心吊膽日子,有幾個能真正挨到金盆洗手那天還不早晚都是被同黨背叛給上級處死被仇家追殺命。既然早也是死,晚也是死,反正這之間差出來也不過就是他出去再多收幾條其他人命時間,死不死有什么大不了怎么死又有什么大不了反正這兩個人誰活著都沒什么區別?!?/p>

她手背身后,下巴揚得老高,把一番歪理說得簡直再辣氣壯不過。他氣得厲害,臉上卻不見怒容,反倒緩緩笑出來:“你這話說得能把閻王爺氣到地面上。照你這么說,楚家還有沒有規矩了”

有那么一剎那他看到她對他念“規矩”兩字嗤之以鼻,又很掩飾下去,只站那里靜默不語。他一時難以想通她怎么會突然變成這副模樣,驚怒之中沉聲斥道:“都是誰教你這些亂七八糟不入流東西”

“沒有誰?!?/p>

“說不說”

“沒有誰?!崩浰陟o靜抬起頭來,“您覺得,我既這里長大,這些東西還用得著有人特地教我么”

她振振有詞說這話時候,方才騎馬一身明紅色裝束尚未換下,身形利落而颯爽,眉眼間卻又容色逼人,無絲毫畏懼,反倒漂亮得極張揚。他看了只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一把將她提拎過去,按到膝上狠狠打了兩巴掌。

罌粟許久沒遭受過這樣待遇,一愣之下,一下哭出來,扭過頭沖他大聲說:“你憑什么打我我沒有錯你不準打我”

他沉聲說:“再不打你就該反上天了我什么時候教過你要心狠到這步田地”

罌粟他掌下掙扎,大哭出聲:“離枝路明他們明明都這么做過你為什么單罰我不罰他們他們做過比這個要狠毒百倍,你都沒說過一句話我根本沒有錯你偏心你不公平”

他氣極反笑:“我偏心你跟他們能一樣他們做都是分內事,我什么時候給過你權力叫你亂殺人”

罌粟呆了一呆,突然加劇烈地反抗起來,他一時沒有抓住,被她掙脫,跳到了離他幾米遠地方,他壓著怒意叫她過來,罌粟嘴巴倔強得能掛油瓶,一邊沖著他喊:“你說得對,我跟他們怎么能一樣你什么都不叫我插手,你就是把我當成你逗弄玩意兒我什么都得仰你鼻息看你臉色你是混蛋變態流氓”

“胡說八道什么”他臉色已經沉得能滴出水來,勉強壓住后一絲狼,“給我過來”

結果她只恨恨看他一眼,轉身就跑了出去。

晚飯時候罌粟仍未回來,管家問他是否需要出去尋找,他余怒未消,只擺手不理。過了一會兒,到底還是不放心,叫來人吩咐道:“出去找?!?/p>

管家應了聲,又問道:“找到了話,要叫罌粟小姐回家嗎”

他冷聲道:“她自己回來就回來,不回來你們也別理她?!?/p>

跟著他等了兩天,每次跟蹤人都報告說罌粟外面過得并不好,還差點被車撞到,卻仍沒有要回家意思。他存了心要拿這次事磨她心性,按捺住耐性又等幾天,到滿一周時候,終于有人同他報告說,罌粟小姐回來了。

他晾了她一會兒才叫她進書房,一面沉著臉批復文件,一面拿眼角余光不動聲色地打量她??此贿^短短一周,身形已有所清減。先是門口猶豫了一會兒,小心瞧著他臉色,終究還是蹭過來,依然還是那副認錯可憐巴巴模樣半蹲下來,幾根手指頭緊緊巴住他膝頭,仰著臉,拿兩粒烏黑眼珠勾勾地望著他。

他一想到她已經習慣了拿這副樣子當成對付他不二法門,就愈發不想理會她。一直到罌粟拽了拽他衣角,聲音軟軟地同他道:“罌粟知錯了,好不好您不要生氣了?!?/p>

他本來要問她錯哪里,一低眼,瞟到她疑似弄得滿是傷痕手。罌粟順著他目光把手一縮,被他捉住,攤開手心,繼而看到了多細碎繁多傷口。

他不想心軟,卻下意識仍然忍不住問出口:“怎么弄”

他這樣一問,罌粟眼淚就倏地涌到眼眶里,帶著一臉隱忍委屈:“打零工時候洗碗摔碎了,劃出來?!?/p>

她他面前總是帶著些驕縱,有時候還會張牙舞爪,這個樣子很少有,讓他終于完全心軟,一面叫管家拿傷藥,一面訓她說:“把你養這么大,就是為了去給人刷碗”

她脾氣愈發大,朝他嚷嚷:“誰叫你不要我了”

“我什么時候說過不要你了”

“我走了一周你都不叫人去找我我自己巴巴回來你根本就不想我,根本就不心疼我”

他本想再訓她兩句給她點教訓,看到她眼淚和傷口,到底連一句“下次不準再弄出這種事”話都說不出來。只能認命把她抱到膝上,一點點給她上傷藥,一面還要忍受她他耳邊故意不停喊疼聒噪。

后來他曾回想過兩次,若是那一日未聽任她一哭二鬧下去,而是硬下心腸來真正敲打警示她,是否結果會不一樣。然而又轉念一想,如果事情有可能再發生一次,他不免還是會保持原樣地讓它發生一遍。

他終究會不忍心,不管是第一次,還是后面跟著發生多少次。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