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我到是低估你們了!”俯視著上界眾人,孽冷冷的說道??此疟砬?,顯然對于上界幾位尊主能夠擋住他的攻擊而感到不滿。

“既然這樣,那我也不用客氣了?!?/p>

說罷,一股更勝于之前的氣勢從孽身上騰起,同時他的腳下浮現出紅色猶如鮮血勾勒出來的的詭異圖騰。

這就是罪惡規則的圖騰了,只是與尋常圖騰不同的是,這血色圖騰并不像其他規則圖騰一樣,宛如一體的。

它好像是從其他地方拆下來后,臨時拼湊的一般,看起來極不協調,但是運轉間卻沒有任何阻礙,圖騰中蘊含著能量充滿了暴虐氣息。

規則圖騰一出,在場眾人,包裹君莫語等尊主在內,全部都在這強大威壓下,覺得身體一沉。連帶著體內的能量運轉都受到了影響,變得緩慢起來。

而隨著這特殊圖騰的出現,孽的實力再次提升,遠遠超越了尊主應有的極限。這一變化讓本來臉色就很難看的上界幾位尊主,臉色更加的陰沉了。

此時,這明顯的實力差距才讓他們真正認識到,眼前站著的這個人早已經不是被他們逼入無極之淵的寒冰蛟,而是敢于與五大規則叫陣的孽。

想通這點后,以凌沭為首的幾位尊主,眼中紛紛露出悔恨的神色。他們之前只顧著想要討好無念幾人,卻忘了寒凜身體中根本不是他本人。

只可惜,當他們認識到這點的時候,已經晚了。睚眥必報的孽,根本沒有放過他們的打算。

就見當孽腳下的規則圖騰完全出現后,上界因為剛剛一場大戰后,僅剩下的幾位尊主腳下也同時浮現出那血紅色的圖騰。

這圖騰比孽腳下的大,散發出來的血色光芒將一眾尊主全部籠罩其中。

凌沭幾人反應也不慢,在圖騰出現的瞬間,就向四面八方飛竄出去。只可惜,在規則之下,他們根本沒有逃跑的機會,哪怕這規則并沒有得到天地認可。

虛空之中,血色煞氣沖天,如同滔天巨浪般轉眼就將上界幾位宗主吞沒。

而之前實力超凡,一直被所有人仰望的尊主,在這血色圖騰下,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就被直接吞噬。

在吞噬了上界幾位尊主后,孽控制下的血色圖騰忽然轉向,毫無預兆的向著君莫語等人席卷而來。

一直沒有對孽放松戒備的輪回之主,在看到圖騰轉向第一時間將身后來自無盡宇宙的御階高手全部收入空間之中讓千隱照顧。

同時,君景淵,君莫語以及其他兩位尊主同時出手。

虛空之中和萬獸之主用規則能量布下了兩道防御。而君莫語在進階尊主后第一次全力出手,腳下黑白兩色圖騰浮現,截然相反的兩種能量化成一把利劍斬向孽。

君景淵也不甘示弱,火紅色能量從他身上涌出,迅速在他腳下游走著,片刻之間一個陌生的,眾人都看不出屬于任何規則的圖騰出現。

圖騰出現后,立即釋放出讓人目眩的光芒,凝結成無數只有巴掌大的精致圖騰劃破虛空對著血色圖騰斬去。聲勢之大,比起孽也不遑多讓。

轟!

黑白巨劍與火紅色圖騰化成兩道洪流,在幾乎要崩碎的空間中,撞上了孽的血色圖騰。

三種能力碰撞在一起,其中蘊含的狂暴能量,連孽都不敢小視,雖然接下了君莫語和君景淵的

攻擊,但是他那剛剛輕易斬殺了數名尊主的攻擊也被瓦解了。這次交手,雙打達成了平局,誰都沒有占到便宜。

一擊不成,孽沒有放棄,腳尖在虛空一點,右手再次握拳,手背血色圖騰浮現,屬于規則的能量席卷而出,圍繞著他的拳頭旋轉,形成一個純粹能量組成的尖刺。

右臂一震,那由能量構成的血色尖刺飛射而出,在虛空分裂出千萬刺影,對著君莫語等人鋪天蓋地而來。

看著滿天的刺影,輪回之主眼中寒光一閃,右手并指在虛空舞動著,指尖金光閃爍,所到之處都留下金色痕跡,絲毫沒有散去的跡象。

輪回之主的速度非???,當孽的刺影即將抵達的時候,一個金光閃爍的圖騰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右手一揮,那金光流轉的圖騰迅速擴大,將無人牢牢的護在后面。

君莫語是第一次真正的看輪回之主出手,金色圖騰帶著神秘而強大的力量。當刺影撞上時,沒有產生任何的聲音與波動,反而如同被黏住一般,與圖騰僵持著。

不過這一情況并沒有持續多久,就見金色圖騰緩緩釋放出溫和讓人忍不住放下戒備的能量,開始運轉起來。

運轉間,那些煞氣十足的血色刺影也開始發生變化,其中蘊含的殺氣一點一點消失,最后連那成千上萬的血刺也逐漸變淡,最后化成一股股靈氣、戾氣回歸本源消散在虛空之中。

一直都知道輪回之主所用的能量是金色的,這圖騰卻是君莫語第一次見到,威力遠遠超出她的想象。

這回歸本源看起來和生死規則的分解挺像的,但是本質上卻有著天壤之別,她想不出到底哪個規則會有如此大的能力。

不過,當前的情況也容不得她多想,將問題拋到腦后,君莫語抬起左手開始主動發出攻擊。

掌心雙色圖騰運轉,黑白能量如同漩渦一般,向著對面的人席卷而去。突破尊主后,第一次運轉規則,這蘊含著生死規則本源的能量比起之前孽的攻擊更加的強大。

見那黑白漩渦席卷而來,孽抬手再次喚出規則圖騰,只是這次圖騰不論是聲勢還是能量都比剛剛弱了不止一點,顯然之前被君莫語和君景淵生生打碎,對圖騰還是產生了影響。

被消弱后的圖騰遠遠不是運轉的生死規則對手,就見那黑白漩渦狠狠的轟向血色圖騰,接觸的瞬間就將圖騰生生震裂。僵持片刻,圖騰便在被漩渦整個撕碎,消散在虛空之中。

罪惡規則是孽的本源,規則圖騰一次次受損,對他的影響也是非常大的,尤其是他現在還沒有拿回自己的能量,緊緊只是附身寒凜的身上。

在圖騰碎裂的瞬間,孽悶哼一聲,身形晃了晃,隨后又穩住了,只是那蒼白的臉色卻掩飾不了。

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君景淵哪里會放過這個機會,身形一閃,直接瞬移到了孽的身后,蘊含著澎湃能量的手按在了他的后背。

孽發現時,已經來不及躲閃了,只能硬抗。只是他高估了寒凜的身體,君景淵一掌之下,幾乎將他的身體打散,讓他不得不放棄這具身體。

寒凜雖然已經返祖,但是本身實力并不高,尊主的也是孽生生提上去的,不是自身修煉,身體強度和精神力都跟不上,根本無法擋住君景淵全力一掌。

少了孽的保護,寒凜的身體開始迅速崩潰,在即將爆裂的時候,被君莫語護住,然后讓輪回之主放入了空間讓千隱照料。

對于寒凜,君莫語心里還是有些愧疚的,如果當初她下了無極之淵,就算不能救回他,也不會讓他落到這個地步。

“剩下的實力不到兩成,現在連身體都沒了,我看你還能翻起什么風浪!”看著神識變色半透明的孽,一直沒有出聲的無念冷笑著說道。

“你是自己回封印,還是讓我親自動手在封印你一次!”無殤也開口說道。

“你們不會以為我一點準備都沒有,隨意挑了一具身體就跑過來找你們吧!”雖然神識有點受損,但是孽卻沒有任何驚慌,狹長的雙眸從幾人臉色掃過,然后輕笑道。

“哦?我倒要看看你還留了什么后手!”微微皺了下眉頭,無心開口說道。

“這還要托命運的福,如果不是他打亂了你們這些人的命運軌跡,我還真不敢站在這里?!蹦抗馔蚓Z,孽似笑非笑的說道。

看著孽,君莫語皺了皺眉,他那若有所指的語氣讓她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在旁邊看了半天熱鬧也該出來露露面了,這里的人可都是你的熟人呢!”看到君莫語皺眉,孽臉上揚起妖嬈的笑容,對著旁邊的一片虛空說道。

他一開口,在場所有人,包裹無念仨人在內,全部都戒備的望著那片虛空,因為他們自始至終都沒發現那里有人!究竟是誰,能夠躲過輪回之主幾人連三大規則都無法發現他的蹤跡。

就見那原本空無一物的虛空中,忽然發生一陣動蕩,接著一道身影緩緩出現。

看著那熟悉的身影,君莫語整個人都愣住了,想開口質問,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她怎么也想不到,孽所說的后手居然會他。

“聞人墨!”閃身來到君莫語身邊,暗暗護住她,輪回之主微微的瞇起雙眼,冷喝道。

“尊主大人,好久不見?!甭勅四珡某霈F開始,注意力就一直放在君莫語身上,直到輪回之主開口,才轉移目光,微笑著打招呼。

他說話依舊是那么多溫和,笑容也以后和一千一樣溫柔,但是那毫無感情的雙眸卻生生讓虛空之主升起了想要后退的念頭。

“為什么!”終于找回了理智,君莫語雙目直直的望向聞人墨,開口問道。

聞人墨是她除了輪回之主以外,認識的第一個無盡宇宙的朋友,也是她親手救回來的。再加上他的身世,在君莫語心中一直都有著特殊的位置,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和他站在對立面。

“因為我發現實力才是最重要的?!笨粗Z認真的樣子,聞人墨低頭輕笑幾聲,然后說道。

“以你的天賦,成為尊主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不愿相信聞人墨居然就是為了這個理由,君莫語大聲叫道。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