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當前位置: 寶書網>都市言情 >御寶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隨弋的動作讓后頭的諸人很是緊張,暗想莫不是發現了什么端倪?

也應是有些危險的端倪,否則隨弋這般淡定的人不會拔出妖闕。

其實隱三娘已經察覺到了。

“有尸臭,那邊有很多尸體”

“哪兒?沒看見啊”胖子是急性子,別看他胖,那腳步是十分利索的,三兩下跑到了隨弋后頭。

此刻隨弋已經站在了一處,她腳下踩著的是一邊沿,前頭是一個坑。

胖子一看就差點背過去。

“哎呀我去,好濃烈的尸臭,這是尸坑吧!”

尸坑?原來是有一個坑,難怪之前那些尸體都不見了,而以他們的視線也的確看不到前頭有坑,便以為尸體都不見了。

胖子終究是膽大的,又回過頭看,“女俠,這些尸體就是前頭那些的吧....”

“那尸鷂不見了”到了旁邊的宮二爺也看到了下頭的尸體極多,上頭是新鮮的,還沒開始腐爛,皮膚青白,身上有不少傷口血痕,但是也能看見下面正在腐爛的,因為邊緣有俎蟲在蠕動..

這一幕本就恐怖,何況惡臭難忍。

若不是諸人都是風里來火里去的人,怕是膽汁都被嚇出來了..

“看著深坑深度,至少也有四五米深吧,這都疊到這兒了,下面的尸身少數也有七八十具~”瘦腰子早年也混過,殺人這種事兒對外人肯定是說沒有的,但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那雙手沾染的人血也不下五個人頭,只是比起這坑,他倒覺得自己實在太特么良善了。

“真是慘吶,嘿,老頭,怎么著你們這兒趕尸是這樣的啊,都這么重口味的哪。這,人頭都不見了,真是...”素來走空空兒路線的薛妙手素來求財,反而很厭惡這種暴力的血腥行當??匆娝廊司陀X得晦氣,本是想開個玩笑緩和下氣氛,說著就表情詭異了。

人頭?

“對啊,人頭怎么都不見了!”

“剛剛之前那些尸體還都有人頭吶”

“這..”

諸人反應過來了,仔細一看那些疊得亂七八糟的尸身??刹痪褪嵌紱]頭的嘛。

那脖頸斷口青白帶紅的,卻是沒多少血,畢竟這些尸身是在水里泡過的,都浮腫了,死了之后鮮血也流的差不多了,斷頭是不噴血的,如果是活人斷頭,那血可得噴到二樓墻壁去..

“奇怪啊”

他們跟上這趕尸隊伍也沒差多少時間,何況他們是快步走的,對付那尸體跳來跳去可比他們速度快多了。所以只能是那林子捷徑問題,可再快也快不了這么多吧。

“那一排尸體至少也有二十個,這人得在這么短時間內把尸體趕到這人,都斷了頭,然后把頭顱帶走,時間肯定來不及,所以這些尸體的頭顱定然就在這附近”

“可既然在這附近,何必不直接放在這坑里,又何必斷頭?”

諸人也是有商有量,一分析起來也覺得頗為奇怪。燕清嫵看著那尸坑,轉過臉,“正常趕尸人最為尊敬死者,很是避諱尸身殘缺。更不會把所趕的尸身斷頭,斷頭,本身就是大忌,除非是有特殊目的或者本身心理問題,不管是哪一種,他都沒有時間將頭顱帶走。也沒有焚燒痕跡,最有可能便是頭顱還在這附近,而且他不會輕易放置,否則扔在尸坑里才是最隨性又不麻煩的...”

一個人做什么事情無非兩種動力,一本能,二目的,不管是哪一種,很少有人會選擇復雜又賣力的去做,所以對方既然砍下了頭顱,總歸是有些用處的吧..

“大家三兩一小隊散開看看,哪兒有頭顱”不是他們事兒媽,而是這種詭事鬧不明白沒準就會害到他們。

尤其是那尸鷂本身是一個很危險的人物..

宮二爺是老江湖,這點經驗還是懂的,所以他快速下了命令,諸人飛快散開。

隨弋看向燕清嫵,后者臉色微微發白,不過還算鎮定,隨弋抬手輕輕一拍她肩膀,“去看看附近吧”

知道隨弋是給她適應時間,她笑了笑,“好”

燕清嫵走開了,隨弋看了看那尸坑,眉頭緩緩鎖緊...好像在沉思什么..

陡然!

“阿~~”鋒利的尖叫聲在這深山密溝傳蕩開來尤顯得可怕,何況是女人的叫聲,旁邊還有一個可怕的尸坑,那根本就跟午夜兇鈴差不了多少,正在四處搜尋,有些人甚至翻找那草叢,陡然被這么一嚇,差點拿不住槍。

叫出來的是隱三娘,這個素來喜歡取笑別人又有不少能耐的女人一向很強勢,眼下陡然這么一喊,胖子叫喚了:“干嘛吶這是,你找到人頭了?”

第一個到她身邊的不是胖子,而是就在隱三娘三步遠的燕清嫵,她走到三娘旁邊,想要湊上前去看,卻被對方拉住了手臂,往后退了好幾步。

“嗯?”燕輕嫵納悶,后者卻是平定了下語氣,說:“你年紀還小,有些東西還是不要看的好”

如此一說,燕清嫵卻覺得她更應該看看了。

不過胖子跟風殺幾人已經速度極快,跑到了他們那兒...

沒其他,就一棵樹,這棵樹實在很大,冠蓋寬大,綠葉蔥蔥的,就在山巒一側,在這平地里面倒是唯一一個亮點,也平添了一抹閑散幽然的綠意,讓這里不至于太荒蕪恐怖。

不過這樹也不知道是什么樹,總覺得有別于他們常見的一些樹種,那樹皮尤其光滑,棕紅色,綠葉碧綠,仔細一看,會覺得這樹十分精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