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來到密室,南宮亦兒突然看見一個水晶鑰匙放在一個琉璃制作的器皿里,原來她找了這么久的水晶鑰匙居然在雪域國的皇宮密室中。

雪域皇指著那個水晶鑰匙,娓娓道來它的歷史。

原來這個水晶鑰匙是雪域國的祖先留下來的至寶,相傳只有雪域國的公主才能使用這把鑰匙。因為在五百年前,雪域國第一個公主誕生,這位公主長大后的姿色是傾國傾城,雪域皇更是把她寵得無法無天了,她本來是要嫁給別國的王子做王后的,可是她愛上了一個不追求任何名利的書生。

當時的雪域皇知道后,居然偷偷把這名書生給殺了,公主知道后悲痛欲絕,在大婚那晚居然逃婚,士兵們跟著她追到了一處懸崖,自然知道這位公主是故意引他們過來的,其實早就想好了要為那名書生殉情。

公主站在懸崖璧山等著雪域皇過來,穿著那件大紅新娘服,黑發隨風飄揚,在這黑夜中,真是美得令人窒息!

當雪域皇趕來的時候,公主痛恨的看著他道:“父皇,你讓我失去摯愛,我也要讓你嘗嘗失去摯愛的痛苦,并且詛咒你這輩子別想再生女兒!”公主說完落下絕望的眼淚,然后縱身跳下懸崖。

雪域皇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就在這時,一股很大的風從懸崖處吹過來,更是阻止了所有人前進,連眼睛都睜不開,雪域皇只能撕心裂肺的喊著公主的名字,可是聲音也被風聲淹沒了。

當一切恢復平靜后,雪域皇跑到懸崖處,可是眼前的景象另他不可思議,那懸崖居然消失不見,眼前突然出現一座山,而且還有一扇大門。

就在這時,雪域皇突然看見腳下一個閃閃發亮的東西,拿起來一看,居然是把鑰匙,旁邊還有一些水,雪域皇知道,這些水是公主的淚水,于是的拿起鑰匙悲傷的離開了這座山。

后來就有術士傳言,只有雪域國的公主才能打開那扇門,而那位死去的公主的詛咒居然成真了,雪域國真的在這五百年沒有生過一個公主,直到南宮亦兒的出現……

聽完這個故事,南宮亦兒抹了一把眼淚道:“這只是個傳說,父皇難道也相信?”

雪域皇篤定道:“我們歷代的祖先也用這把鑰匙試過,可是這水晶鑰匙太大,根本對不上那扇大門的鎖洞,后來有人說,也許雪域國公主的眼淚或是血液可以讓這把鑰匙改變,亦兒,不如我們試試?”

南宮亦兒心想,不如就再滴一滴血吧,于是把原來指尖的傷口又弄裂,把血滴在水晶鑰匙上,血一到水晶鑰匙上,突然發出刺眼的光芒,讓他們兩都睜不開眼睛,直到光芒消失,再看那把鑰匙,居然神奇的變小了!

雪域皇心情大好道:“亦兒,沒想到那個傳說是真的?!?/p>

南宮亦兒也不可思議道:“果真如此,那么父皇趕緊帶人去烏陀山挖寶藏吧!”

雪域皇寵溺道:“挖寶藏不急,如果傳說是真的,那么那扇大門只能由雪域國公主親自開啟才行,就算別人得了鑰匙,也無濟于事!”

南宮亦兒癟嘴道:“這么麻煩,不過我還真好奇那烏陀山到底埋了多少寶藏呢!”其實心里在竊喜,或許那就是她回去的路。

雪域皇心情不錯道:“等你皇兄恢復幾天,我們就上烏陀山?!?/p>

南宮亦兒點了一下頭。

三天后的一個夜晚,雪傾城終于出現了,南宮亦兒剛好睡不著在外面,看見雪傾城道:“傾城,你憔悴了好多,還好嗎?”

雪傾城一腳靠坐在回廊的欄桿上,舉起手中的酒瓶大喝了一口道:“這三天我不知該如何面對你,今天才想通了一些?!?/p>

南宮亦兒欣慰道:“傾城,你能想通是最好的了?!?/p>

雪傾城自嘲道:“沒想到我雪傾城也有今天,最愛的女子居然一瞬間變成了我同父異母的妹妹,這老天爺的玩笑開得是不是有點過了?!闭f完又喝了一口。

南宮亦兒奪過他手里的酒瓶道:“傾城,不要再喝了,你嘴里說沒有關系,可是我知道你心里比誰都難受?!?/p>

雪傾城突然站起來,把南宮亦兒逼到一個柱子上,借著酒氣,瘋狂的說道:“亦兒,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拋棄所有的倫理道德,包括我現在的榮華富貴,你可愿意成為我的妻?”

南宮亦兒看著雪傾城的眼神,酒后吐真言,知道他說的是真的,可是她做不到,一個耳光突然扇在了雪傾城的臉上,南宮亦兒火冒三丈道:“皇兄,你醒醒!我南宮亦兒身上流的是跟你同樣的血,這輩子都不可能做你的妻子!”說完轉身離去。

雪傾城似乎被打醒了一半,看著南宮亦兒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語道:“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可是我還存在這最后一絲幻想,現在,我終于可以放下了,我的皇妹!”

在雪域國傳出大皇子雪傾城要大婚的消息,在閑散城的傲天祁終于得到探子回報,新娘居然是南宮亦兒!一聽到這個消息,傲天祁不顧右相和諸葛辰的反對,不眠不休的趕往雪域國……

南宮亦兒扇完雪傾城那巴掌,那晚也是沒有睡好,第二天早上,居然看見她最不想見的人,南宮亦兒一見他扭頭就走,雪傾城郁悶道:“站??!”

南宮亦兒頓住腳步,語氣不善道:“不知皇兄有何事?”

雪傾城心情似乎調整了很多,擺出大哥的語氣道:“見到皇兄也不行禮,你想造反??!”

南宮亦兒無語道:“沒事我就走了?!?/p>

雪傾城扮大哥的瞬間瓦解道:“皇妹,我知道錯了,昨晚我是耍酒瘋的,你不要往心里去,好嗎?”

南宮亦兒不信道:“你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p>

雪傾城沒轍道:“好吧,就算我昨晚講的是真的,可是要能怎樣,我這次是真的想清楚了,其實跟你做兄妹更合適,何況我們真的是兄妹,我絕對不會對你有非分之想了!我可以對天發誓……”

南宮亦兒臉色好轉道:“我相信你不就行了,你們男人老是喜歡發誓,真讓人頭疼?!?/p>

雪傾城開心道:“那皇妹你是原諒我了吧,今天皇兄是想來告訴你一件事?!?/p>

南宮亦兒奇怪道:“什么事?”

雪傾城如實道:“傲天祁已經過了傲宇國邊境,不日就會到雪域國了?!?/p>

南宮亦兒賭氣道:“他不跟雪兒姑娘成親,跑來這里干嘛!”

雪傾城也不點破道:“他到了再說吧!父皇說明天啟程去烏陀山,今天你準備一下?!?/p>

南宮亦兒心不在焉道:“嗯,我知道了?!?/p>

雪傾城看著南宮亦兒的神態,知道她這會兒又在想傲天祁了,于是默默的退出了房間,心想,就算他們不是兄妹,恐怕他也替代不了傲天祁在她心里的位置吧!還是做這個皇兄舒服??!其實多個妹妹感覺也不賴。

第二天,雪域皇帶著大批軍隊前往烏陀山,等解開寶藏之謎,雪域皇就解除她與雪傾城的婚約,再公開南宮亦兒公主的身份,畢竟皇室血脈總不能外流,這認祖歸宗是必然的。

只是多年來,很多人對烏陀山的寶藏虎視眈眈,又是知道雪域國有個公主,必定會大亂,所以這件事只有雪傾城,雪域皇和南宮亦兒知道。

來到烏陀山,南宮亦兒居然有股熟悉的感覺,似乎這個地方她曾經來過,雪傾城拉回她的思緒道:“皇妹,我會一直在你身旁的,前面就是那扇大門,我們過去吧!”

來到這扇大門前,南宮亦兒的心臟突然跳得很快,她怕自己真的一去不返,鑰匙很精準的與鎖洞對上了。

南宮亦兒突然轉身對雪傾城說道:“皇兄,等會兒無論發生什么事,你和父皇都要勇敢的面對,好好保重!還有告訴傲天祁,其實我早就不恨他了,這些日子我都在想他,但是他做了那種事情就要對人家負責,我和他注定有緣無份!你一定要告訴他?!?/p>

雪傾城安慰道:“亦兒,沒事的,只是開個門而已?!?/p>

南宮亦兒倔強道:“皇兄,你要答應我!”

雪傾城無奈道:“好,好,皇兄答應就是了!”

南宮亦兒忍住快要決堤的眼淚,突然用力轉動大門,在心里默念,傲天祁,永別了!門一打開,雪傾城還沒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就看見南宮亦兒被一股大風卷進去了,門也在那一瞬間關上了,雪傾城反應過來,用內力和劍不停的砸向這扇門,口里焦急的喊道:“亦兒,你在里面嗎?聽到趕緊回話!”

而此時,傲天祁也趕過來了,看見這個場景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二話不說拎起雪傾城的衣領,暴怒道:“你對亦兒做了什么,怎么她一個人在里面!”

雪傾城掙脫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股風就這樣把她卷進去了?!?/p>

雪傾城再回想一下剛剛南宮亦兒跟他講話的場景,好像永遠也不會回來似的,終于感覺不對勁道:“我想亦兒早就知道她進去可能就不會出來了,還托我給你帶話?!?/p>

傲天祁神色復雜道:“她說什么?”

雪傾城如實道:“她說早就不恨你了,其實這段日子一直很想你,可是,最終與你有緣無分!”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