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論皇后的養成!

江南風光好,□□秀麗,秋景更是纏綿。朦朧細雨籠罩水墨山水,更添了十足的婉約。這個時節的江南,在蒙蒙細雨中坐上一葉扁舟隨微風細雨而去,更是說不出的閑適安逸。

阿團來的巧,看到的正是這樣的江南,只可惜,沒那個心情而已。

半夏端著一碗血燕從小廚房出來,沿著從甲班一路走過,目光一直在兩岸的風景游離。山水皆朦朧,在細雨中更是縹緲。坐船已經半月有余,明天就能到江南了,卻總是看不夠。怪不得,人總道江南好。

也怪不得,安陽公主要來這里游玩了。

半冬一直在門口候著,見半夏一直看外面,兩步迎了上去,笑著道:“雖說這次是來接公主的,好歹也會玩上幾天呢,姐姐到時候看個夠便是?!卑胂囊残α?,把手里的燕窩遞給了半夏,“你去罷?!?/p>

走到船邊伸出手去感受江南秋雨的微涼。

半冬進去的時候,不出意外的,太子殿下正在床前看書,姑娘還在榻上安眠。小聲的請安后然后道:“太子妃今日睡的夠久了,再睡,晚上該睡不著了?!眳峭┓畔率掷锏臅c頭,伸手,“給我罷?!卑攵咽掷锏难喔C呈給了吳桐,然后無聲的退了下去。

自從成婚后,除了梳妝,姑娘其他的一切事,太子都是親力親為的。

吳桐走到榻邊墜下,將手里的燕窩放在旁邊的小桌子上,垂首凝視阿團的睡顏。素白著的一張小臉也是一團白玉,青黛色的柳眉彎彎,眉形自然而美好,雙頰也是紅撲撲的,唯一的缺憾,大約是眼下的青色了。

手指動了動,伸手捏住了阿團小巧的鼻子。

柳眉微蹙,眼睛還沒睜開,直接伸手拿起了一旁的空枕頭直直對著吳桐丟了過來。眼睛悠的睜開,惱怒的瞅著吳桐,“你又鬧我!”說完也不理會抱著枕頭的吳桐,翻身背對著吳桐,繼續睡。

無奈的搖頭,伸手連人帶被子的撈了起來,捏著她的臉,寵溺無比,“再睡,晚上又該鬧睡不著了?!边@番好言好語沒有任何的效果,阿團更惱了,眼里蒙的霧氣更重了,控訴道:“你哪天晚上讓我睡了!”

這個禽獸!

還以為是個貼心人呢,那晚居然要了一晚,怎么求都不行!昏睡過去,再醒時人已經到了船上了,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到了船上后更放肆,這,這大好的沿途風景,自己竟是一次都沒瞧過!

越想越委屈,淚珠珠也跟著冒了出來,要哭不哭的小模樣,真真讓人心疼到了骨子里。吳桐心疼的把人抱在了懷里,“我錯了,以后再也不這樣了,好不好?”口里說著道歉的話,這行動是怎么回事?

一點一點在阿團光滑的脖子上輕啃,氣息也變的炙熱,攬著阿團楚腰大手悄悄的探進衣擺,緩緩向上想要品嘗頂尖的桃蕊。阿團呼吸也跟著粗喘,是氣的!想也不想抓過吳桐剛才隨意丟在一旁的枕頭,劈頭蓋臉的對著吳桐敲了下去!

“你就是個斯文敗類衣冠禽獸!”

吳桐沒有反抗,一動不動的任由阿團打任由阿團罵,絕對的打不還口罵不還手。施施然的端坐,衣冠整齊,容貌俊朗,好一位君子方正。反觀阿團,披頭散發衣服凌亂,氣呼呼的小臉,想得不到糖吃的孩子。

從吳桐黝黑的瞳孔里阿團把自己現在的潑婦樣看的一清二楚。

打了幾下自己也覺得沒勁了,憤憤的把枕頭丟在一旁,兀自看著外面的煙雨江南生氣,小嘴撅的老高。吳桐側首把放在一旁的外衣拿起給阿團披上,低頭碰了碰阿團粉嫩的雙唇,“很生氣?”

阿團不說話,嘴巴撅的更高了。

吳桐清澈的眼里閃過一陣笑意,然后眉眼低垂,眼可見的情緒低落了。阿團孤疑的瞅著他,這廝又想干什么?對阿團的視線吳桐似乎沒有察覺,只是低低的嘆了一口氣,很是惆悵?!鞍F,我渴望你太久了……”

聲音低沉醉人纏綿,如同外面的雨簾聲聲扣在人心。

忽的抬頭,直勾勾的看著阿團的眼睛。

“我是一個成熟男子,我嘗過男歡女愛的滋味,我知道魚水之歡,我并非稚子?!鄙焓挚圩×税F的肩膀,漆黑的雙瞳似要把阿團給吸進去?!翱勺詮哪阕吆?,不對,從那五年開始,我就不知道這種滋味是怎樣了?!?/p>

“我無時不刻都在渴望你,我想你想到發瘋,我每日每夜都在夢著你?!?/p>

在阿團呆滯的時候,吳桐忽的又笑了?!靶液?,我們有重新開始的機會??墒前F,我真的忍了太久,那幾十年陪著我的只有你的靈牌,今生我卻只能守著稚嫩的你,你太小了,我什么都不能做……”

眉心緊鎖,難受到極點的模樣。

阿團動了動嘴唇,臉上的怒氣早已消失不見。好吧,自己已經嫁了人,也知道了人事,當然知道這事憋太久對男子不好。太子哥哥他,從上輩子算起的話,這,這得憋了幾十年了?這樣算來,好像,好像也有情有可原得樣子……

有心想說些什么,可這事真的太難以啟齒了!躊蹴間,吳桐有些脆弱的笑了,眉宇間難掩失落,“知道了,今晚開始,我睡其他屋子,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阿?

不等阿團回神,吳桐就自顧自的起身,轉身要離去?!阿團連忙伸手拽住了吳桐的手腕,“太子哥哥!”吳桐背影一頓,沒有回頭。阿團瞅著吳桐的背影,我了半天楞是說不出下面的話。這樣羞恥的話怎么說嘛!

心慌意亂間掃到了旁邊的燕窩。

“我餓了,太子哥哥你喂我吃好不好?”

吳桐動作不變,沒有回身,只是低低道:“阿團,我管不住自己,我讓半冬進來伺候你?!闭f著又要往外走,阿團連忙把人給拽住了,直接從榻上跳了起來,光著腳跑到了吳桐面前,直直的看著他眼里的失落。

“我就要你喂我!”

見小笨蛋上鉤,吳桐正要再接再厲,視線一掃卻看到了阿團白嫩嫩的小腳踩在冰冷的地板上,眼睛一冷就攔腰把人給抱了起來,神色不渝,“天越來越冷你還敢光著腳踩在地上!”

別人或許怕極了吳桐冷臉的樣子,阿團可一點都不怕!甚至有些歡快的晃蕩著小腳丫,伸手攔著吳桐的脖子,嬌聲嬌氣道:“太子哥哥你要是走了,我就一直光著腳!”仰著下巴,明目張膽的威脅吳桐。

吳桐被氣樂了。

“我真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阿團得意洋洋,然后驟然失重,驚恐的瞪大眼看著松手的吳桐,還沒回過神來又被吳桐給接住了,傻乎乎的看著吳桐。吳桐這才滿意了,抖了抖阿團,“還得意不?”手也跟著動,大有不老實接著丟的意思!

阿團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然后眼睛亮的驚人!

“好玩!”

興致勃勃的指使著吳桐,“太子哥哥我要拋高高!”

吳桐:……

聽到里面傳來的陣陣笑聲,一直守在門口候著的半冬半夏對望一眼,都笑了。半夏還有些感概,“誰能知道姑娘婚后的日子這么輕松呢?!卑攵彩侨绱?,贊同的點頭。因為要跟著姑娘進宮,自家老子娘可是提著耳朵教訓自己好久呢。

不外乎就是宮里不比外面,姑娘身份再尊貴那也是姑娘的,當奴婢的必須要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能為主子分憂,也不能光給主子惹麻煩!那宮里個個都是尊貴主,更要時時刻刻小心才是!自己這提心吊膽的,結果一個主子沒瞧見!

半夏忽然轉頭看向了幾步外一直守著的侍衛,其中一個方臉橫眉看著有些兇橫的年輕男子眨了眨眼睛,若無其事的移開了視線。半夏眼尖的瞅著他發紅的耳朵,再回首看半冬神情也有些不自然。

拉著半冬的手走到了一旁的拐角處。

“怎么樣?”

半冬瞪圓了眼裝無辜,“什么怎么樣?”半夏直接上手捏著半冬的耳朵,“你還跟我裝?你以為我沒看到你這一路上和他眉來眼去的?你以為我沒看到昨晚你們兩偷偷摸摸說話呢?!”半冬羞極了,跺腳,“阿姐!”

長姐如母,現在娘不在,自己這個當姐姐當然要好好說道一番了。半冬年紀在這了,也不好再繼續耽誤了,看著滿臉通紅的半冬道:“他既是太子爺的侍衛,自然也清楚你的身份,亂來他是絕對不敢的。這侍衛人看著還行,你若是嫁了他,以后也可以繼續伺候姑娘?,F在你跟我說個實話,怎么樣?”

“若是可以,你不用管,我去回姑娘,姑娘也會幫你好好調差他一番?!?/p>

半夏苦口婆心的說了許久,半冬才按捺住了羞澀,抿著唇小小的點了點頭。

阿團咬著牙,由著半冬半夏一左一右的扶上了早已等在碼頭的馬車,咬牙切齒的,恨不得把吳桐丟進這江南水里去!這個混蛋,明明都跟他說了,今天要見安陽,讓他收斂點!結果呢?結果又鬧了大半宿!

走路都得讓人扶著走,兩條腿一直打顫!

半冬半夏憋著笑把阿團扶進了馬車,然后自發的一人一邊給阿團捏起腿來。一開始的時候阿團真的羞死了,被房事折騰的走不動路,說出去不得被人笑死?這快一個月下來,臉皮也厚了,直接掀開簾子瞪吳桐!

阿團是狼狽,吳桐可是容光煥發,清晨的陽光的沐浴在他的臉上,更是襯的他人俊美無比。拉著韁繩看到阿團憤憤不平的小臉,彎了彎嘴角,伸手拍了拍阿團的頭頂,“乖,不鬧?!?/p>

誰鬧了?你這是拍小狗呢?

想也不想的揮開吳桐的手,面色不善的再次瞪了他一眼,放下了簾子??粗诺膰绹缹崒嵉暮熥?,吳桐失笑的搖了搖頭,翻身上了馬。

隨著馬車的越行越久,阿團也暫時把吳桐丟到了一邊,轉而想到了安陽那邊。這次出行,并沒有派人告知安陽,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還在生氣?若是待會見到自己,一點驚喜也沒有只有生氣的話,就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處了。

默默的在心里鼓氣,只盼安陽氣消了氣。

今日天公作美,連綿了不知多少日的秋雨終于放晴,暖洋洋的太陽高掛。阿團就著吳桐的手從馬車下來,抬頭看向面前的這一處江南別苑,一直抿著雙唇,沒有動作。吳桐拉著阿團的手,體貼的沒有出聲,站在原地等待。

過了好一會阿團才勉強笑了笑。

“走吧,我們進去看安陽?!?/p>

進了宅子后,阿團沒有心情打量這處江南宅院,奴才們的請安也無暇理會,只到處看,怎么沒看到安陽?宅子總管請過安后,也很上道,沒有任何的啰嗦直接道:“太子妃,安陽公主這會在湖邊垂釣呢?!?/p>

吳桐起身。

“帶路?!?/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