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惡漢的懶婆娘!

番外之元寶

朱家的肉鋪生意越來越好,朱來財便把隔壁的攤子盤了下來,讓兒子在那邊開了另一個肉鋪。

這一日冬風烈烈,街上行人甚少,對面的鋪子老板都早早關門回家去了,往常熱鬧的大街竟顯得格外蕭條。

隔壁傳來一陣壓抑不住的咳嗽,朱元寶放下手里的活計,快步走了過去,朝咳得滿臉通紅的老爹道:“爹,你先回家休息吧,這邊我一個人就夠了,別強撐著?!崩系皟扇站烷_始咳了,他非說不礙事不礙事,真是越老越犟,回頭還是請郎中看看吧。

朱來財實在也是咳得難受,囑咐了他兩句,關好鋪子提前歸家去了。

朱元寶望著老爹肥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處,無奈地搖搖頭,回了自已那邊,坐在門口的寬大木椅上,無聊地看著偶爾路過的行人??粗粗?,困意襲來,眼皮越來越沉重,竟睡了過去。

他又夢見了那個小姑娘。

那天,他被老爹綁在柿子樹上,她從隔壁的院子里冒了出來,傻乎乎地盯著他瞧,他明明是在兇她,她卻認真地與他說話,后來又翻過墻,替他解開繩子,捧著兩塊兒綠豆糕給他吃。她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她是第一個愿意跟他親近的小姑娘,一個生的特別好看的小姑娘。

她受了傷,他捉住兔子替她報仇,她疼得哭了,他便去街上買來一只鸚鵡送她,看著她嬌憨明媚的甜甜笑容,聽她親昵地喊他元寶哥,他第一次覺得心跳不受控制,甚至不敢再與她對視,落荒而逃。陪她逗圈圈的那幾日,他每天都盼著日頭晚些下山,睡前又盼著明日早些來臨。她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那段日子,是他最快樂的回憶。

后來,她很長時間都沒有來鎮上,他受不了日日沒有結果的苦等,騎著毛驢去找她,雖然只跟她呆了一個時辰不到,回來還生了一場大病,他卻覺得十分快樂。

她十一歲那年,他們兩個并肩坐在墻頭,他想告訴她他喜歡她,卻因為她娘的意外出現沒有說出口,可那又有什么關系呢,等她十三歲,他就會央求父親去她家提親的。

兩年,很長,他日日夜夜盼著她快點長大??蓛赡暌埠芏?,因為幾乎每天他都會在夢里見到她。

終于到了那一天,她娘過來了,爹爹去打探消息。

是啊是啊,就像夢里的一樣,他緊張地站在門口,等著爹爹回來告訴他結果。

啊,爹爹來了,陷入夢境的朱元寶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期盼地望著他的老爹。

“元寶,舒家答應了,你就等著娶媳婦吧!”老爹笑著對他說。

不對,朱元寶本能地皺眉,好像不是這樣子的……不過,他太高興了,他不想醒來,就讓他多夢一會兒吧,他好高興,阿蘭要嫁給他當媳婦了!

中秋節的那天夜里,他約她出來,帶著她賞花燈,帶著她吃餛飩,他送她回家的時候,她踮著腳尖親了他一下,她的唇軟軟的,等她進了家,他傻傻地舔剛剛被她親的地方,似乎有淡淡的甜……

第二年,她哥哥中了狀元,舒家要搬到京城去住,他舍不得她走,所以他去求她爹娘,她爹娘真的很好,竟然答應了他。

成親那天,他穿著大紅喜袍,騎著高頭大馬去接她……不對,花轎不該停在那里,要抬到村東的土路上,要抬到他家,可那花轎一動不動,他跳下馬,朝那幾個轎夫大喊,終于他們聽見他的話了,重新抬起了花轎。他坐在馬上,忍不住回頭去看花轎,雖然路人不停地笑話他,笑就笑唄,阿蘭就坐在里面,他高興。

到了家,花轎穩穩地落在地上,他緊張地踢了轎門三下,沒想到她竟然在里面睡著了。她的嫁衣真好看,一定是她親手繡的吧,那她一定很累了。他很心疼,把她從轎子里面抱了下來,不管旁人怎么說,他現在都不忍心吵醒她。

送走所有客人,他跑回了喜房,卻見她懶懶地躺在床上,蓋頭都滑了下來,露出她精致的眉眼,比他見過的所有花兒都好看。

他輕輕走了過去,顫抖著伸手摩挲她的小臉,阿蘭,你真好看……

“嗯,阿蘭,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媳婦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對你好的?!?/p>

頭有些暈,大概是剛才喝了太多的酒,他只好在她身邊躺下,將人摟進懷里,“阿蘭,我想先睡兒,你別怪我,我,真的好歡喜……來日方長,今晚我就只抱著你睡吧,能抱著你,我也好歡喜,阿蘭,阿蘭……”

番外之包子

自從決定要孩子后,蕭瑯就開始密切留意舒蘭的月事。

之前他看過醫書中關于有孕征兆的記載,知道一旦嫁人的女子月信推遲,就很有可能是懷孕了。所以,當舒蘭的月事推遲半月多依然未至后,他趕車帶舒蘭去了程府,這種事情,他什么都不懂,必須向宛姐求助。

知道兩人的來意,舒宛忙遣人去尋郎中,最后確定舒蘭有了將近兩個月的身孕。

舒蘭很高興,倚在姐姐身邊詢問什么時候可以生娃娃,大大的杏眼里全是期待。

蕭瑯喜憂參半,有了孩子,總算了卻了她的心事,可他心里怕的很……

舒宛已經知道蕭瑯為什么不想要孩子了,見他神情緊張,朝他笑道:“你別擔心,阿蘭一定會沒事的,要是你怕照顧不好她,在她生下孩子前你們倆就住在這里吧,李嬤嬤很懂得照顧孕婦,你就放心吧?!爆F在就開始擔心了,那將來的七八個月該如何是好?真真也是個傻蛋!

“好,那我們就先住下了?!笔挰樝胍膊幌氲氐?,只有這樣,他才能稍微安心。

晚上歇息,舒蘭興奮地睡不著覺,窩在蕭瑯懷里不停地說話,“狼哥哥,你說我肚子里的娃娃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我想生個瑾郎那樣的男孩兒,不過妞妞也挺可愛的,姐姐說妞妞長得像我,你說呢?”拉過蕭瑯的大手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妞妞啊,蕭瑯想了想,別說,妞妞長得真的很像懶丫頭。

他的思緒漸漸飄散,如果他們也生個女兒,那她肯定像極了懶丫頭,一想到將來會有個小丫頭睜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喊他爹爹,他就忍不住笑了,輕輕摩挲舒蘭的肚子,親她的額頭:“生個閨女吧,跟你一樣白凈好看?!?/p>

這是他得知她懷孕后第一次露出笑容,舒蘭親了親他肩膀,學著姐姐那樣安慰他:“你放心吧,我沒事的?!?/p>

或許是孩子聽到了爹娘的談話,知道未謀面的爹爹很擔心娘親,小寶寶一直都乖乖巧巧,從沒有鬧過舒蘭,早孕嘔吐那種事情都沒有發生在她身上,安安穩穩地就到了臨產之日。

舒宛親自扶著妹妹進了早就準備妥當的產室,李嬤嬤等人也都有條不紊地忙碌起來。

陣痛讓舒蘭額頭冒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她想喊疼,可看著說什么也要坐在她身邊陪著她的男人,看著他往常沉穩堅毅的俊臉因為擔心變得沒有半點血色,想到這幾個月但凡她有點不舒服他就急的大汗淋漓,她笑著掩飾自已的疼痛,“狼哥哥,我一點都不疼,就是有些脹得慌,你別擔心?!?/p>

傻丫頭,怎么會不疼……

蕭瑯什么話也說不出來,他只能一遍一遍替她擦汗。

只有這一次,以后就算她哭著求他,他也不要再讓她受這種苦了。

產婆焦急地看向舒宛,求她拿個主意,女人生孩子,男人怎么能待在里面?

舒宛悄悄朝妹妹使了個眼色。

這是兩人早就商量好的暗號,舒蘭心領神會,抬手摸摸蕭瑯的臉,細聲道:“狼哥哥,我想吃五芳館的桂花糕,你去幫我買來,一會兒我就要吃!”

“阿蘭乖,等你生完我就去買?!笔挰樧プ∷氖?,放在嘴邊親著,她現在這個樣子,他必須親眼看著才安心。

“我現在就想吃,你要是不去,那我會更難受的!”恰好又是一陣疼痛襲來,舒蘭痛的閉上了眼睛,卻還咬著唇讓他走,鬢發早已被汗水打濕。

蕭瑯心疼的不得了,“好好,我現在就讓人去買……”從小到大,她最怕疼了!

舒蘭眼淚汪汪地看著他:“我就想吃你買的,你到底去不去啊,我疼死……”

蕭瑯急忙堵住她的嘴,“不許你胡說!我這就去買,我這就去買!你等著我回來!”俯身親她的額頭,隨即風似的跑了出去。

一滴溫熱的液體順著額頭滑落下來,舒蘭知道那不是汗,是他的眼淚。他又哭了,這是他第二次在她面前落淚……

“姐……”

劇痛襲來,好像有什么東西要從體內去似的,舒蘭再沒有心思想蕭瑯的事,抓住姐姐的手叫了起來。

“呀,頭露出來了!小娘子用力??!”一直蹲在床前的產婆驚喜地叫出聲,暗道這個小娘子是有福的。女人生產有快又慢,慢得可能要從凌晨熬到天黑孩子才能落地,快得一頓飯的功夫都用不上,有時候前腳剛派人去請產婆,后腳人家媳婦就生了,像這個小娘子,從陣痛開始也沒多少功夫,如今孩子馬上就要出來了,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舒宛也替妹妹高興,握著她的手替她鼓勁兒。

舒蘭想著自已馬上就要有個白白胖胖的娃娃了,使出全身力氣往外排擠……

等蕭瑯火急火燎地趕回來,就聽下人們齊聲向他賀喜,恭喜他得了個小少爺。

手里被攥地變了形的桂花糕倏地掉在地上,他不可思議地望著內院的方向,這才兩刻鐘不到,她竟然生完了?

待他在李嬤嬤的囑咐下換了干凈的衫子走進內室時,就見他的懶丫頭躺在床上,嘟著嘴看著身邊的襁褓朝舒宛抱怨:“姐,為什么瑾郎和妞妞都那么白,我的娃娃就黑乎乎的???真丑!”聲音有些虛弱,可他還是聽了出來,懶丫頭的狀態不錯。

舒宛瞥見蕭瑯,笑著讓開床邊的位置讓他坐下,戲謔道:“阿蘭嫌你兒子丑,你跟她解釋為何你兒子生的黑吧!”捂著肚子走了出去,肩膀一抖一抖的,明顯是強忍著笑呢。

蕭瑯沒去看兒子,摸了摸舒蘭的臉:“還疼不疼?”

舒蘭盯著他古銅色的臉龐和大手,氣得咬了他一下:“都是你,就因為你黑,兒子才這么黑的!”

蕭瑯一點都不覺得疼,她這樣生龍活虎,他反而高興地狠,之前的擔憂全都化成了滿腔溫柔,聽她一直說兒子黑,他這才低頭去看襁褓,然后就對上一個小小的娃娃,長長的睫毛,粉粉的小嘴兒,然后,是兒子小麥色的臉蛋……

兒子生的黑,他心里很歡喜,可他不敢在舒蘭面前表現出來,討好地自責道:“是我不好,我不該這么黑,可現在他都生下來了,也沒有辦法,就這樣吧。再說了,阿蘭,你真的覺得我很丑嗎?”他把孩子放在床內側,側身躺了上去,幽深的眸子深情地望著她。

被他這樣一眨不眨地瞧著,舒蘭莫名地有些臉熱,他丑嗎?一點都不丑……

蕭瑯見她不說話,笑著親她:“兒子長大會跟我一樣強壯,到時候我們兩個一起護著你,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用你做,阿蘭,你就別嫌他黑了!對了,想想,咱們給兒子娶什么名子好?”

他這樣溫柔,舒蘭心里的委屈也散了,可回頭看到襁褓里的小黑人兒時,她還是嘟起了嘴:“叫阿白,大名叫蕭白,叫著叫著,或許他就會變白了!”

蕭瑯嘴角抽了抽,無論是阿白還是蕭白,聽起來都沒有什么氣勢??!

不過,看著氣呼呼的媳婦,他還是妥協了:“嗯,不錯,阿白挺好聽的?!狈凑褪莻€名子,起什么還不一樣。

可憐日后威震邊疆、令敵人聞風喪膽的蕭大將軍,就因為他娘對他膚色的美好愿望,得了這樣一個并沒有什么氣勢的大名,而還在酣睡的他更不知道,日后他會遇見一個膽大囂張的少女,一個管她的愛寵狗狗叫小白的明媚少女……

*

因為坐月子不方便挪動,兩人在程家繼續住了一個月,直到出了月子,蕭瑯先回去把久未住人的家里徹底打掃一遍,隨后將媳婦跟兒子接回了家。住程家是為了給舒蘭最好的照顧,終究還是不如自家好……想干啥干啥。

回到家,舒蘭坐在炕頭給兒子喂奶,蕭瑯殷勤地坐在旁邊,兒子吸左邊的,他就托著右邊的,兒子吃右邊的,他就挪到左邊,真是怎么摸都摸不夠。她那里本來就大,如今生了孩子,就更大了,軟綿綿滑膩膩,讓他愛不釋手。

偏偏阿白吃奶時有個習慣,這邊小嘴,那邊小手還要抓著另一邊玩。今天他閉著眼睛吃的正香,小手習慣性地去抓另一邊,結果沒抓到熟悉的柔軟,卻碰到一只粗糙的大手,還無論如何也扒不掉,小家伙頓時不干了,松開娘親嗷嗷大哭起來。

“哦哦哦,阿白不哭哦……”舒蘭連忙抱著兒子輕輕搖晃,沒好氣地瞪蕭瑯:“一邊呆著去!”

蕭瑯哪里肯走,厚著臉皮從她身后抱住她,熱情地她的耳垂舔-弄:“阿蘭,剛剛我看你似乎也挺舒服的啊,真的不想嗎?”已經快一年沒碰了,他想的快要瘋了!之前她大著肚子他不敢多想,而她生完孩子后,每每瞧見她胸口的風景,晚上抱著她柔軟的身子,他都脹的厲害。書上說女子產后一個月即可,眼下已經一個多月了。

舒蘭當然想,剛剛被他碰上的時候,她就已經動情了,否則不會直等到兒子哭才訓他。

“嗯……等會兒,等阿白睡了……在弄……”

“可我忍不住了……”蕭瑯朝她耳里吹氣,誘惑地摸向她的腿內:“阿蘭,你抱著他,我抱著你……”

舒蘭剛想點頭,胸口忽的一疼,卻是阿白的小手摳了她一下,細膩的豐盈上立即多了一道淺淺的紅痕。小家伙指甲長了,時常會弄疼她,舒蘭沒有當回事,只想著一會兒替兒子剪剪指甲。以前她常常哄瑾郎,知道如何照顧小孩子。

她疼得吸氣,蕭瑯可是注意到了,臉色立即難看起來,大手拽著阿白就要把他放到一邊。阿白還沒有吃夠,又被他毫不溫柔地扯著,委屈地哭了出來。

這才回家哪么一會兒啊,兒子就被他弄哭兩次了!

舒蘭心疼兒子,半點旖旎心思都沒有了,抱著兒子挪的遠遠的,不耐煩地催促蕭瑯:“你出去做飯吧,我先把他哄睡了,少來煩我!”

“可他摳你??!”蕭瑯瞪著兒子,不滿地道。小兔崽子,竟然敢摳他娘,還壞了他的好事!

“摳我我愿意,他這么小,知道什么???行了,你出去吧!”舒蘭懶得跟他講道理,背過身,輕聲哄著兒子:“阿白吃奶奶哦,吃的白白胖胖的,不像你壞爹那樣黑!”

終于沒有人打擾他吃奶了,阿白咿咿呀呀地哼了兩聲,埋在娘親香香的懷里繼續邊吃邊玩。

兒子乖巧可愛,舒蘭低頭看著他,再也舍不得移開視線。

蕭瑯見舒蘭鐵了心不理他,氣得甩開門簾走了出去。

吃午飯的時候,阿白已經睡著了,舒蘭盯著蕭瑯瞧了一會兒,見他拉著臉冷冰冰的,知道他還在生氣,可她也不覺得自已有錯,索性躺在阿白身邊跟兒子一起睡覺,并沒注意到某人哀怨受傷的眼神。

迷迷糊糊中,身子被人抱到一旁,緊接著就被人扒了衣裳。

她睜開眼睛,恰好見蕭瑯低頭了她的一側紅櫻,久違的濕熱觸感讓她舒服地哼出了聲。

蕭瑯動作一頓,懲罰似的咬了她一下:“你就只想著兒子……”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