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當前位置: 寶書網> >獨蛇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app2();

read2();

天色漸晚,肥龍拎著酒菜往回走,看見“跟近聞名”的大戶徐員外領著管家站在田地里向鄰村的二嬸收地租錢,要說這徐員外可不是什么好人,長相白嫩,可是欺男霸女可以說是樣樣精通,雖說縣里碰上個還算清廉的縣官老爺,但是面對徐員外這樣的鄉土豪紳,也是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敢深究。徐員外家強勢,平日里,就算沒事縣官老爺還有意巴結,更不用說出來管這爛攤子事兒了。二嬸是王老漢的老婆,王老漢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一年忙到頭就為和二嬸攢一口干糧養活他家的小兒子。今年大旱,家家收成都不好,王老漢前一陣還在鎮里買了中藥,估計家里更是拿不出錢來了。

肥龍見了不免嘆息一聲,肥龍自己也是窮苦出身,面對強盜地主的欺壓自己無能為力,不禁嘆息這個一輩子都老實干活的人最后還是被欺壓的世道。

突然間不知道是起了什么沖突,一向老實的王老漢抓住了徐員外的衣領,王老漢死死的盯著員外,瞪紅了眼睛卻沒有動手,看了沒有兩秒旋即被管家拉了下來,一腳踹倒,把王老漢摁在地上一頓招呼,“你他丫的,狗食剩子,就你也敢碰我們徐大老爺,我看你是一家子都活膩歪了?!蓖趵蠞h倒在地上,毫無還手之力,臉色虛弱,誒呀,王老漢前幾天好像是生了病,估計還沒有好利索,這一頓要是一個不留神打壞了估計這個家也就散了,想到這肥龍也管不了許多了,三步并作兩步奔到王老漢跟前,一把擋住管家,然后起身向徐員外作了個揖。

徐員外縱然可恨,可是眼下要想救下他們一家只能先向著徐員外說好話。而徐員外也沒有立即發火,徐員外和管家畢竟只有兩個人,在這田地里,面對身材壯碩的肥龍不禁有所顧忌,于是徐員外抬手叫管家停下,可員外的身份架子仍不能丟,他揚起臉瞇縫著眼睛看肥龍,用極其輕蔑的語氣問道:“這位兄弟,打從哪來???”徐員外雖然倔強的站著,可他肥碩的身材此時在肥龍面前就像一個小胖墩。

肥龍并不想怎么樣,他本是出來給師傅買酒菜的,可不想惹出什么事,因此轉而和員外露出一副嬉笑的面孔,解釋道“我是下槐樹村的村民,整日以砍柴打獵為生,路過這里,看見光天化日之下,兩個大男人欺負一個老頭子和兩個婦孺孩童,我實在是看不下去,王老漢這個人我略有耳聞,待人友善,平日里也忙于種地勤勤懇懇,為人可以說是老實巴交,我實在想不清楚他們是哪里招惹你了,要如此毆打他家的頂梁柱?!?/p>

肥龍希望說這些話,讓徐員外了解他家的難處,不要過于為難他家,誰知徐員外聽完臉上非但沒有半點羞愧之色還哈哈大笑,搖晃著腦袋說道:“我徐員外也不是不講道理,種地交租,天經地義,這老王頭欠著地租錢不給,別說在這里,就是在縣官老爺的公堂呀,這個老頭,也得給我交錢?!蓖趵蠞h急忙辯解道“租錢我會盡力還上,家里的小兒子尚小,實在不能到貴府為奴為仆啊?!?/p>

王老漢如此一嚷嚷,肥龍大概聽懂了事情原委,于是把員外拉到一邊,提起手里的酒肉就往員外懷里塞,“想必這其中是有什么誤會,今日看在我的薄面再寬限他們兩日吧?!毙靻T外自是不會罷休,只是人高馬大的肥龍此時站在眼前,自己要是再不順著臺階下來,逼急眼了恐怕更不好收場,往王老漢跟前啐了一口,便領著管家大搖大擺的走了。

肥龍急忙把王老漢扶起來,看著員外離去的背影王二嫂狠狠的罵到:“這個挨千刀的,這是要把人逼死呀!”“嫂嫂莫要生氣,快些扶著點大哥,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好端端的怎么打起來了呢?”只見地上的王老漢緩緩的嘆了一口氣,只四十歲的年紀,愁苦的臉上滿是皺紋,“也都怪我,沒本事,今年收成不好,前幾日本想跟人上山捕蛇賺些外快,結果被蛇咬傷了,還險些丟了性命,這個敗家的把錢都用來買藥了,本想今天這徐員外來收租能不能寬限幾日,哪成想這個挨千刀的竟要我賣掉小兒子抵債,我王老漢埋頭種地幾十年,不為別的,就為了我兒,這個可惡的員外竟要搶走我的兒子,這不是要我的命嗎?”說罷抹抹眼淚抬頭沖著肥龍拱手,“今日多虧少俠相救,否則我們家是要散了?!狈数堖B忙擺手道“哎,哪里話,二嫂平日里對我有恩,你也是個好人,是那徐員外欺人太甚,我能力有限也幫不了太多,還是早些養好身體為你兒子想想對策吧?!闭f罷肥龍走上大道,往家里去了。

app2();

chaptererror();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