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當前位置: 寶書網>武俠修真 >國策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國策!

衛長御從來行事我行我素,早已使得眾人側目,現下她身邊一個書童竟居然當眾給一位親王世子下馬威。這般膽大妄為,早已超出應有的界限,像是明目張膽的挑釁了。

衛長徖自幼便是眾星捧月地長大,何曾被這樣對待過?偏生自遇見衛長御,這樣類似的情景卻屢屢出現,他本就因了前事心情不佳,此刻更有一種忍到極致忍無可忍的感覺,額角青筋跳了兩下,拳頭已然攥出血來,眾目睽睽之下,卻只能壓抑住內心極大的憤慨,輕舒長袖,將手隱在寬袖中,極力維持著一貫鎮定而從容的姿態,淡笑中含了一絲壓抑不住的冷意:“這,也是公主的意思?”

長御正準備飲茶,茶盞已湊至唇邊,聞言眼珠微動,淡淡掃了他一眼,卻先傾了茶盞淺啜一口茶水,待放下杯盞,方微微一笑,她性子過于剛硬,連笑容都不甚柔軟,那神色倒像是在回應衛長徖的冷笑:“純鈞出身鄉野,不懂規矩,韓世子不必和他一般計較。這葡萄美酒是母皇所賜,醇香而不醉人,世子不妨一試?!?/p>

衛長徖陰沉著眉頭,拿不準長御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既然長御沒有明顯的火上澆油,他找不到機會反擊,便不好發揮,卻也不愿就此接受了提議,顯得自己服了軟。就笑道:“既然是女皇所賜美酒,我不敢獨享,阿簡跟著我,一向辛苦,我便借花獻佛,用女皇所賜的這第一杯酒來謝他。公主可愿意?”

長御略有一絲意外,立時便猜到衛長徖的用意,但她不以為意,只笑道:“世子好生體恤,你隨意便是?!?/p>

衛長徖便含笑起身,舉杯對一直站在身后的朱同簡道:“阿簡辛苦了?!?/p>

朱同簡忙傾身道:“世子過譽,實在不敢當?!?/p>

兩人這般上謙下敬,活脫脫就像是史書里那些君臣相得的典故在眼前出現了,只是時間和地點都有些不大對,便略顯刻意,眾人看在眼中,不免各有想法,璐王頗有深意地一笑:“長徖年紀雖小,卻十分寬仁孝友,果然是韓王府里好家風?!?/p>

不少人目光立刻看向長御,若有所思,長御臉上笑容如故,慢慢用茶蓋撥動杯中茶葉,神色并無一絲異樣。

她豈不知衛長徖這番作為不過是表面文章,就像他一貫所為的那樣,為的是維持一個賢名,更能將自己對比得更加失色。但長御并不擔心,她這些天被蘇末然逼著讀了許多史書,從中便讀懂了一個道理,賢德之名,從來不是求得的。古來賢人莫不是貫徹始終,方有后世褒贊。

衛長徖刻意造出賢名,卻并無足夠的能力相襯,一到關鍵時候便露了怯,且他將自家架子擺得太高,一著不慎,便有等高跌重之危。更有甚者,古人說遇事宜徐徐圖之,衛長徖卻早早耐不住性子,操之過急,先前一場朝堂鬧劇至今還沒有全然結束,更有許多朝臣已對他生出不滿,他如今最該做的事該是韜光養晦,容讓退避,以示弱姿態博取喘息蟄伏之機,待前事后果漸漸淡化再謀其他,而不是繼續在這里和自己針鋒相對,把兩人都推向風口浪尖。

想到此,她不由得看了純鈞一眼,他今晚反常地來了這咄咄逼人的一出,只怕更有深意,也多虧了這一場,便讓她看到了衛長徖的異常之處,那人內心的焦躁難耐已經展露無遺,更看不明形勢,長御幾乎能篤定,不用自己做什么,衛長徖就會自亂陣腳,最終一敗涂地。

純鈞和她對視一眼,便已猜中她所想,笑得更加高深莫測,卻不再說話,慢慢隱入人群中。

衛長徵擔心長御尷尬,心有不忍,想著趕緊移開這話題,便笑問長御道:“阿徽最近很是勤勉,不知在讀什么書?”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