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娘親,父王春節能夠出關嗎?我們都想他了”瑾墨靠在唐傾的大腿上,眼里滿是想念。

“嗯,今年春節你父王定會出關”唐傾笑著摸了摸瑾墨的頭發,這一年過來,唐傾的心性也有了變化,不再像一開始那般擔心了,因為她相信,聞人清祁絕對會出來。

“娘親,臨近春節外面很是熱鬧,不日我們出去走走吧”好換換心情,瑾幽拉了拉唐傾的袖子。

“好,好久沒有帶你們出去玩了,今天咱們母子三人好好出去逛逛”唐傾看這瑾幽眼里擔憂的神色,心里咯噔一下,想不到竟然讓兒子為自己擔憂,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娘娘跟小王爺這是要出去?”封叔看著走過來的母子三人,開口問道。

“嗯,老呆在家里,悶得慌,帶孩子們出去走走”

“也好,臨近春節,外面熱鬧人也多,多出去走走也好”封叔送了三人出去,知道暗中有暗尾保護,倒也不是很擔心。

“希望王爺今年能夠出關,誒”封叔看著三人離去的背影,默默嘆了一口氣。

自從一年前,蠻族與新月還有各國效小國聯手攻打耀陽,戰王爺不知用了什么神技,將各國兵馬打退,在大家高興的時候,一個不知名的白衣老者帶著一眾弟子出現,白衣老者可謂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百姓差點就覺得他是新月國家的守護神,因為如此強大的人,他們不曾見過。

就在老者差點毀滅耀陽的時候,戰王爺帶著王妃跟一眾高手出現,與白衣老者硬拼到底,最后,爆發出陣陣強光,差點將耀陽夷為平地,在千鈞一發之際,戰王爺犧牲自己扭轉了局面。

而那白衣老者,便是魔辰閣辰微閣主于他的腦殘粉們,當他們無意間知道饕餮只不過是拿他們當做踏腳石,只要事情辦完,便會將他們一網打盡后,辰微閣主連夜啟動了陣法,將饕餮困于陣中,就那么一刻鐘的功夫,辰微閣主帶著眾人消失。

再次出現,便是站在新月的一方,成為了他們的助力,抱著哪怕同歸于盡也要拼一把的心情,最后不敵,只能選擇了魚死網破的方法,自爆。

元嬰期的高手與眾多金丹期的高手同時自爆,相當于在耀陽投放十幾顆□□,那威力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大。

對于聞人清祁來說,若是這些人在新月自爆,那么他大可一甩手,絕對不管,可是這些人卻在耀陽自爆,耀陽有他在乎的人,他絕對不允許他們傷害任何一個他在乎的人。

于是,聞人清祁第一次開口求饕餮,元嬰期的修者自爆,絕對不是他能夠攔的下來的。

饕餮一開始沒有答應,在聞人清祁多方語言的攻擊下,饕餮腦海中浮現出來了長樂還有瑾幽瑾墨的身影。

饕餮心中閃過一抹悸動,這些人不知不覺間已經進入了他那顆冰涼的心,饕餮開始有了不舍,聞人清祁見此,連忙火上澆油。

唐傾不知道聞人清祁正在求饕餮,她心中已經有了計較,如果實在不行,為了聞人清祁,她愿意暴露她最后也是最強大的一張底牌,現在的她,能夠將整個耀陽裝進空間里面,到時候定能保的他們。

“等我回來”唐傾正準備動手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聞人清祁傳來的聲音,唐傾不可置信的看了過去,只能見到一道白光。

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滑落下來,心,如同被人僅僅拽在手心,痛的無法呼吸。

“為什么?為什么不等我?”唐傾很想給自己兩刀,如果自己提前告訴聞人清祁,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唐傾陷入了自責中無可自拔。

底下的百姓們也看到了這一幕,在強光出現的時候,他們已經感受到了死亡,如果不是戰王爺,那么此刻已化為了堆堆白骨,粒粒塵埃。

“娘親,父王他不會有事的,我們要相信他”瑾墨飛身來到唐傾面前,他能夠感受到聞人清祁的存在,他還活著。

“對,我們等你父王歸來”唐傾看著來安慰自己的瑾墨,嘴角扯出了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是啊,清祁還活著,自己手中的魂牌還閃爍著光芒,雖然時明時暗,可卻證明了聞人清祁還活著。

百姓們見到唐傾抱著孩子落了地,都主動讓開了一條大路,對于他們來說,他們的家保住了,可是對于唐傾來說,她的家散了。

莫凌絕等人看著走過來的唐傾,不知如何開口安慰,只能默默的跟在她的身邊,深怕她一沖動出了什么事。

至于達爾拔跟軒轅奕等人,還沒有輪到聞人清奕他們動手,被廢了武功的幾人,已經被耀陽的百姓用各種爛白菜臭雞蛋砸死,死的那叫一個憋屈。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