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app2();

read2();

下周三……

沈燃星有些警惕地看向杜虞臣。

下周三是杜老爺子的生日,老爺子今年八十有三,雖然不是整壽,但杜家的人想必都要到場,

妥妥的家宴。

如果去的話,確如杜虞臣所說,能在最近距離看到“小少爺”們的生活狀態——還能看到不少。

但是這樣的場合,向來用不著……或者說他不夠資格出席。

為什么杜虞臣要……

他立刻就想起了昨天上午在杜虞臣的辦公室里,杜妍說的那些話。

難道杜虞臣是想證明什么?

難道又是另一個示好的手段?他還沒有放棄那個想法?

沈燃星有些困惑,之前杜虞臣的歉意不像是假的,這反而讓他這些示好的舉動更令人費解。

沒有目的的示好,豈不就是……

真的喜歡他?

沈燃星立刻否定了這個可能,并為自己的過于樂觀笑了出來。杜虞臣見他發笑,投來疑問的視線,他迎著那目光,徑直問了出來:

“先生……為什么想讓我去?”

“因為我有東西想讓你看?!倍庞莩寄﹃闹讣廨p聲道。

“看什么?”他不禁好奇。

杜虞臣抬眼沖他笑了笑,眼角似見極細的紋路——

“去了才告訴你?!?/p>

五月十五日,周三。

從早上開始,座落在東云市西郊的白月山莊就陸續有豪車駛入。這座莊園已經有一百五十多年的歷史,將近百年前杜家的先祖靠制酒起家,買下了這里連同附近幾十公頃地皮打造成酒莊。

如今杜氏不再自行制酒,附近的土地也另做他用,但這座莊園卻是作為祖宅一直保留著,由杜虞臣的祖父以及大伯一家長住。

跟著杜虞臣一起來為老爺子祝壽,自下車那一刻起,沈燃星就感受到自四面八方而來的視線。

“他怎么來了?”

“虞臣這孩子想什么呢?”

“姐,那是誰?”

……

各種不同的聲音,細碎輕微卻又足夠他聽清其中的一些片段,由此得知人們此刻對他的印象——這似乎也是這些所謂上流社會的人士必備的一項技能。

“燃星?”身旁的杜虞臣見他出神,毫不避諱地將他的手握進手里,引他看向自己,“我們進去吧?”

他輕輕嗯了一聲。

跟在杜虞臣的身側,由家里的傭人帶領著入內,沈燃星留意到一路上那種審視和探究的視線就沒斷過。

進入主宅金碧輝煌的客廳,最先映入他視野的就是在諸多兒孫圍繞下,一臉威嚴的杜老爺子。

雖然已到耄耋之年,杜老爺子仍是紅光滿面聲若洪鐘,唯獨眼神差點,不過一見到他們,老爺子還是立刻就大聲喊道:“是虞臣和虞臣媳婦兒來了???”

聽到“媳婦兒”那三個字,杜虞臣當即低頭咳嗽了一聲。

但沈燃星分明聽見他在悶笑。

心里尷尬,他惱火地想要抽回手,但杜虞臣越發用力地緊緊握著,他也只好作罷。

“爺爺,是我?!毕蜃娓复_認了身份,杜虞臣操縱輪椅上前,沈燃星跟在他身后,看到剛才環繞在杜老爺子身邊的人都十分有默契地起身讓開了路。

與此同時,眾人都在交換著不同的眼色,露出各式各樣的表情。

他不動聲色的將這些情形記在心上,而杜虞臣到了杜老爺子跟前,就把擱在膝蓋上的禮盒奉上,“爺爺,祝您壽比南山?!?/p>

“這什么呀?”老爺子摸索著就拆起包裝來,邊上的其他人也不約而同地伸長了脖子。

“虞臣那么孝順,弄來的當然一定是最好的東西,爸您說是不是?”杜虞臣的大伯母蘇麗明滿臉堆笑地奉承道,不少人立刻連聲附和。

不想下一刻杜老爺子拆掉包裝紙,里面卻露出了一個有些霉爛的木盒子。

四周一下子安靜下來。

“這什么東西……虞臣,今天爺爺的生日,你這是做什么?”杜虞臣的大伯杜修第一個耐不住,跳出來質問道。

杜虞臣只抬眼看了看他,沒有理會,而是徑直看向自己的祖父。

“爺爺,”向來令人感覺森然冷冽的杜大總裁這會兒目光溫和,“您還認得這個吧?”

老人默默地盯著手里的木盒,許久之后杜老爺子推開盒蓋,露出了里面同樣充滿了歲月痕跡的酒瓶。

“這是我們杜家的‘大宛香’啊……”老爺子渾濁的眼睛里泛起了淚光,“這個年份,就是這一年,你太爺爺說過,這年的葡萄是最好的,之后這個莊子再沒有出過這么好的酒。

“可惜那年這批酒全部跟船去了歐洲,結果在地中海翻了船,你太爺爺那個心痛就別提了……”

木盒里的酒瓶上滿是海水浸泡后的斑駁痕跡,內里的液體也已經混沌不清,但此刻杜老爺子看著它的神情,卻好似看見了瓊漿玉液,喜不自勝。

其他人自然再沒話說,杜修則尷尬到了極點,“原來……是這樣,虞臣你這孩子也真是的,怎么不早說?!?/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