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app2();

read2();

車廂內氤氳著淡淡的酒味。

“沈少這是喝了多少???”秦哲好奇地問。

“應該不到四瓶紅酒?!倍庞莩嫉卣f道,眼底卻暗藏怒意——晚上的壽宴,那群叔伯自沈燃星喝下一杯紅酒后,就像是見了羊的狼群,一個接一個地上來敬酒。

分明就是想看沈燃星酒后出丑,順帶削他的面子。

虧得沈燃星酒品好,才沒讓他們如愿。

但也著實喝的太多了……

他愛憐地看著左肩上睡得正香的青年,之前在山莊里沈燃星看上去倒還好,除了反應比平時略略慢了一點兒之外,長輩面前告辭,和悠悠道別,做得一點兒禮數都不虧。

然而一上車,整個人就栽進了他懷里。

一直睡到現在。

白月山莊到杜公館單程兩小時,沈燃星上了車就開始睡,而這會兒杜公館已經近在眼前。

秦哲沒有進車庫,徑直把車子停在了宅邸的門口。

借著器械和秦哲的幫助,杜虞臣挪到了輪椅上,一回頭頓時面色一冷——

卻見秦哲將沈燃星抱了出來。

“你做什么?”他微微皺了皺眉。

“???沈少不是住在二樓么?”秦哲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不,也沒準是裝的。

杜虞臣忽然想起,前世……秦哲對沈燃星的死也是痛心至極的,甚至都敢當面怪罪他……

他微微瞇起了眼,“你的意思是,還想抱他回房間?”

“對……不、不是!”秦哲終于醒過神來,嚇得一個激靈差點摔了沈燃星,趕緊把人放下扶穩,他結結巴巴地解釋道:“杜總,您別誤會!我就是看……看……”

“看我不方便是不是?”杜虞臣冷冷地接道。

要不是有個沈燃星必須架著,秦哲恐怕這會兒就跪下了。

就在秦哲欲哭無淚的時候,沈燃星忽然咳嗽了一聲,甩了甩頭,睜開了眼睛。

“燃星?”杜虞臣全部的注意力立刻落在了青年身上,“還好么?頭暈不暈?”

沈燃星迷迷茫茫地看了看他,然后又看了看身側的秦哲,怔愣了片刻后,忽然猛地抓住了秦哲的手腕!

“啊——!”殺豬般的叫聲響徹了整個杜公館。

前來迎接的管家劉叔和周媽一出門就看見了這樣的一幕——身高一米九三、搏擊運動員出身的秦助理,被整整矮了他一個頭的沈燃星扭著手臂按在了車前蓋上,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

一旁杜虞臣也看呆了。

“你不是……他,離我遠點?!鄙蛉夹敲悦院剜洁炝艘痪?,又用力把秦哲往車前蓋上按了按,引得秦哲又是一聲慘叫,這才放開了手。

看著他搖搖晃晃地向自己走來,杜虞臣本能地操縱著輪椅后退了一點兒。

但沈燃星要比他快得多,纖細的身形一晃,就已經到了他的跟前。

兩手把著輪椅的扶手,沈燃星醉眼惺忪地看了他片刻,忽然就一側身,坐到了他的腿上,然后迅速地調整姿勢,窩進他懷里。

“燃星?”感到青年埋首在自己的肩窩,杜虞臣小心翼翼地喊了一聲,感覺自己像是攬了一只豹子入懷——

優雅、美麗,稀罕。

你要問他感動不感動。

他是真不敢動。

沈燃星在他肩窩里蹭了蹭,“喜歡……”青年含含糊糊地說,“你好像他,喜歡……”

帶著酒意的吐息噴在他的頸間,杜大總裁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也有點兒醉了。

“我帶他回房間?!睂⑷送鶓牙飻埦o,他面無表情地向眾人宣布,隨后又看了一眼還哭喪個臉在揉肩膀的秦哲——

“明天去十九樓找個推拿師看看,別落下傷?!?/p>

說完他就啟動輪椅進了宅邸,得虧這輛輪椅的設計是奔著越野級機械的水平去的,此刻承載著兩個成年男性的重量,倒仍舊是穩穩當當。

他直接去了沈燃星的房間。

一直到了床邊,他才輕輕拍了拍沈燃星的臉,“燃星,醒醒,上床去睡了?!?/p>

懷里的青年動了一下,直起身,睜開眼看著他。

好長時間,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杜虞臣被看得心里發毛,“燃星?”

“我不要跟你上床……”沈燃星忽然大叫,抿著嘴,向來明亮的桃花眼里也迅速涌上了一層水霧,“我才不要做曜宸的替身!”

這是哪兒跟哪兒?

杜虞臣無力地長出了一口氣,看著眼前因為酒醉而異常任性的青年發了會兒呆,然后又笑了出來。

雖然難纏加倍。

但這……算是酒后吐真言嗎?

沈燃星精致的臉,正因為醉酒泛著淡淡的紅暈。

簡直明艷。

他忍不住伸出手去輕輕撫過臉頰細嫩的肌膚,不想沈燃星就像只貓一樣,自己湊過來往他掌心里蹭了蹭。

“杜虞臣……你喜歡我……好不好?”

青年委委屈屈地問他。

他心都化了。

“好好,最喜歡你了?!苯Y結實實地把人抱進懷里,他一下一下地撫著沈燃星的背,“這輩子,只喜歡你一個?!?/p>

“嗯……”

沈燃星發出了含混的鼻音,推著他的肩讓兩人分開了些距離,然后又盯著他的臉看起來。

他迎著那目光,但見里面滿滿的都是歡喜。

燃星……竟然這樣的喜歡他?

在這個瞬間,杜虞臣忽然有種兩世為人都從來沒有過的滿足感——仿佛曾經經歷的那些,他不愿意提及的、厭惡的、令他感到痛苦的事都不算什么了。

世上竟有人這樣的愛他。

“燃星?”

懷中的青年忽然又直起了身,盯著他的唇看了片刻,然后低下頭來。

他期待著唇上的觸感……

然而迎來的卻是肩上忽然一沉。

沈燃星又倒在了他的身上——

睡著了。

一夜無話。

次日醒來,沈燃星先是被窗外刺目的陽光晃到了眼,繼而想到昨夜自己居然沒拉窗簾就睡了,再然后——

他就看到了身旁和衣而臥的杜虞臣。

“先生!”他嚇得猛地坐了起來,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沒換。

多少安心了一些。

杜虞臣看上去已經醒了很久,此刻靠在床頭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醒了?!?/p>

沈燃星睜大了眼睛,點點頭。

“還記得昨天晚上的事么?”卻見杜虞臣輕嘆著問他。

他回想了一下,但記憶只到在壽宴上喝下第十三杯紅酒為止。

后面的事,怎么都想不起來。

“昨天晚上……什么事?”他小心翼翼地問道,有種不好的預感。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