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bhzd"><ruby id="9bhzd"></ruby></thead>
<listing id="9bhzd"></listing>
<var id="9bhzd"></var>
<listing id="9bhzd"></listing>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app2();

read2();

一個小時后,二樓書房,sos

這是字條上的全部內容。

沈燃星看著字條,無奈地笑了笑。

上一次有人用這種方法給他傳遞消息還是在小學,不過這也不怨杜虞臣,進入白月山莊后他們兩人的手機就都交給了傭人——據說是因為杜老爺子十分不喜電子設備的緣故。

真是老古板人設不倒。

看了看手表上的指針,沈燃星去找了庭院里的花匠,要了園藝剪,剪了十幾支紫色的藤本月季。

悠悠本來在把玩一條他找到的石龍子,見他剪了這些月季又立刻蹬蹬蹬地跑過來,“大嫂,你剪這些花要做什么???”

沈燃星忍不住又為那個稱呼揉了揉眉心,“做個花環?!?/p>

“花環……”小姑娘聽得眼睛一亮,“給悠悠的嗎?”

沈燃星沖她笑了笑,“不一定?!?/p>

“為什么?!”小公主立刻就發飆了,“就給悠悠嘛!就給悠悠!”

沈燃星也不著急,由著她鬧,等她聲音終于小了一些,才循循善誘地說:“悠悠要花環也可以,但悠悠要答應我兩件事?!?/p>

“你說!”小姑娘立刻把頭一揚。

“第一件,以后不許叫我大嫂,要叫燃星哥哥?!彼紫鹊脼樽约赫幌旅?。

悠悠含著手指頭哦了一聲,“那第二件呢?”

沈燃星看了一眼主宅二樓的窗戶。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p>

他沖悠悠微微笑道。

此時今天的大部分客人都已經抵達,杜老爺子也從客廳移駕到了二樓的書房,同他一起去的除了杜虞臣這個長孫,還有杜修等幾個子侄輩。

在書房談的自然是公事,杜虞臣說了一些集團的情況,老爺子似醒非醒地聽著,幾個叔伯倒是大肆奉承了他好一會兒。

但奉承之后杜修等人就開始倒起苦水來,大抵是說自家的孩子怎么不爭氣,又或是事業停滯不前,想讓杜虞臣看著給幫襯幫襯。

杜大總裁含笑聽著,沒說幫也沒說不幫。

“虞臣,大伯給你講了這么久,你倒是給句話呀?”末了還是杜修先忍不住了,急著催他給個肯定的答案,“衍文那么多年一直當個小科員,這不丟我們杜家的臉么!爸,您說是不是?”

掂量著自己說話不夠分量,杜修還要拉老爺子下水。

杜老爺子打了個噴嚏,沒說話。

看祖父這副不負責不開口的態度,杜虞臣心下冷笑,臉上卻十分誠懇,“大伯,要我看姐夫一直當個科員也沒什么不好,他現在和三姐挺恩愛的,大伯你招上門女婿不就是希望三姐婚姻和順?姐夫安安分分的正好,省得麻煩?!?/p>

“你……”杜修被堵得啞口無言,偏這時邊上別支的幾個叔伯兄弟也連聲附和,說杜虞臣說的不錯,杜家沒有道理去替一個外姓人鋪路。

但他們這樣幫腔自然也有自己的目的,說完就紛紛提起自己的子女來,說都是姓杜的血親,那可全然不一樣。

你一言我一語,杜虞臣看著裝聾作啞的祖父,不禁有種身陷重圍的錯覺。

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眾人頓時安靜了一下,然而杜老爺子還沒開口,門就開了——

悠悠戴著剛編好的花環,像個花蝴蝶似的輕巧地一溜小跑進來,“爺爺!你看我的花環好看嗎?!”

杜老爺子笑得臉皺成了一朵花兒,“小丫頭片子,又禍害我的月季!”

祖孫倆笑鬧成一團,杜虞臣卻只看見了跟著進來的沈燃星,青年在門口看著他笑了笑,隨即邁動修長的腿大步走到他面前。

“先生,秦哲那邊說集團有急事,需要你盡快處理?!?/p>

沈燃星的聲音并沒有刻意拔高,卻剛好讓所有人都聽見。

“爺爺?”杜虞臣略過了所有叔伯,徑直看向祖父。

“去吧,公事要緊?!泵χ陀朴奇音[的杜老爺子頭也沒抬,只沖他揮了揮手。

一旁杜修似乎還想說什么,但被其他幾個堂兄弟給拉住了。

杜虞臣向眾人頷首致意,隨后挽起沈燃星的手,離開了書房。

秦哲此刻的確正在山莊外待命,然而下到一樓,出了主宅的大門之后,杜虞臣卻拉著沈燃星直奔庭院的方向。

“先生?”沈燃星挑了挑眉,站定不走。

“集團那邊根本沒事,對不對?”杜虞臣抬頭望著他,“不過你把我救出重圍了,燃星?!?/p>

他甚至雙手合十,虔誠地拜了一下。

沈燃星被逗得一笑,耳邊卻還在回響著剛才在書房外聽到的對話。

這時杜虞臣又啟動了輪椅,而他看四周人來人往不是說話的地方,也就任由杜虞臣帶著自己往庭院走去。

等到周圍開始安靜下來的時候,他才輕聲問杜虞臣:“這些……就是先生想讓我看的?”

看他的處境是多么有苦說不出?

“對?!倍庞莩继а劭戳丝此?,停住了輪椅。

“為什么讓我看這些?”他不解地問。

“因為……”杜虞臣猶豫了片刻才繼續往下說:“我需要一個盟友?!?/p>

“盟友?”他驚訝地重復了一遍,“我嗎?”

“為什么不能是你?”杜虞臣理所當然地說:“你現在……是和我最親近的人?!?/p>

沈燃星微微一怔。

“我不過是暫時和先生住在一起而已?!比讨覆糠荷蟻淼牟贿m感,他提醒杜虞臣。

所謂杜虞臣最親近的人——

這個位置,事實上并不屬于他。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頁

久久久久波多野结衣高潮,人妻熟妇女的欲乱系列,国产精品ⅴ无码大片在线看,十八禁啪啪无遮挡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